蓬佩奥:委内瑞拉按美要求组建过渡政府 可取消制裁


在苹果从事数据科学工作的包鸣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对疫情在美国的扩散并不意外。“只能说是或早或晚吧,每天这么多航班来来去去的,尤其是像硅谷、纽约这些地方,跟全世界的联系都特别紧密。”包鸣表示。

包鸣的工作地点,就在位于库比蒂诺的苹果总部Apple Park。过去的三周里,他也目睹了这里从人声鼎沸逐渐变得门可罗雀。一开始,公司并没有强制员工居家办公,只是说可以居家办公了。但从上周三开始,他们部门已经开始要求,非要来公司办公的话,需要SVP级别的高管批准——这是直接隶属于CEO库克管理的高管。现在除非是真的需要现场办公的人,才会去公司。

谈起硅谷“战疫”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,宁舟透露“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”。据他介绍,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,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,基本就是“国内打上半场,海外打下半场,海外华人打全场(全场挨打)。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,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,甚至担心会被裁员。

从成都到广州,从广州到卡塔尔,从卡塔尔到费城,从费城再到旧金山——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,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。“要是我不回来的话,工作可能就会丢了。”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。回去之后,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。隔离还没结束,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,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。

全面在家办公 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不分明 网络故障率提高

电视直播画面(富士电视台)

据美联社5日报道,华盛顿州是美国本土率先暴发疫情的州,但卫生官员并未记录有多少医生和护士感染新冠病毒。纽约州已成为本次疫情的“震中”,感染人数超11万,但该州卫生部门发言人吉尔·蒙塔格同样表示,并未记录医护人员的感染数据。

2月底,在谷歌搜索部门工作的韩昭高烧不退。他怀疑自己可能被传染上了新冠肺炎。彼时,位于硅谷的圣塔克拉拉郡刚刚宣布了第一例确诊病例。然而,当他戴上口罩来到斯坦福医院就诊时,却发现这里的医生都没有戴口罩。“我们当时就有点担心疫情的蔓延,后来果然暴发了。”韩昭回忆道。

为保工作飞行40余小时回美,不少公司已冻结招聘

现在,部分地区已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。华盛顿州护士协会发言人露丝·舒伯特呼吁称:“我们正敦促(卫生部门)和州一级的紧急行动小组开始收集和报告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。”